永不止损、只会止盈,行得通吗

若出现了亏损,都想继续加单,摊薄成本,不想将亏损变成现实;但若有盈利,便及早止盈,错过了后期的大涨。

这是追涨杀跌的反面,应该也是人性弱点之一吧。因为普通人丢失100元的痛苦,要远远大于捡到100元的喜悦。行为金融学甚至专门给起了一个名字,叫:dispositon effect。

听说沃尔特施洛斯、格雷厄姆等这些价值投资者,就不止损,等套多了加仓,持有两年,如果还不盈利,才割肉止损(来自网络,待证)。而巴菲特据说是套50%才加仓(来自网络,待证)。

看出问题了吗?两年啊,50%啊。看看你原来割肉的股票,两年内应该都没有不解套的。即便有,若到亏一半再加仓(加同数目资金),成本也降到最初的66.7%。回测看看,想不盈利都难。

然而,若中石油,或者2015年重仓高点买入中车,会怎么样呢?就是说,如果重仓某一支,遇到大跌,连翻身加仓的本钱都没有了。

分散?

好的,现在用自己的不止损策略回测一下历史数据。

假定命苦,在2015年6月12日(当日上证达到最高点)买入沪深300(510300)50万元,剩余资金70万元,总融资不超过80万元。回测到2019年12月30日。

开盘买,开盘卖,遇涨跌停,则等到收盘或第二天。每日收盘价计算收益。

空余资金按3%理财,融资按5.88%付息。结果如下:

test

图中 Test是策略回测收益,300是HS300(510300)高点买入装死的收益,AIP则是将120万元分成22222元每等份,每月12号定投HS300,共定投54个月。

可以看出,策略收益稳步向上,与HS300的差距越来越大,并最终超越了AIP定投,总收益30%+。AIP初期收益率大,是因为初期投入资金少。

 当然,一次回测,也不能说明什么,在指数类型和时间跨度上,都还得继续。
最后,赠彼得林奇的名言于自己、于大家:

人们把全部时间都用在想“我应该在一年中的什么时候投资?”这么做太浪费时间了,没用。我曾经做过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,这是一次很好的训练。在1965 到1995年的30 年间,假设你的运气极好,每年都能抓住当年的最低点,并在最低点上投入1000 美元,这么做30 年的年均复合回报率是11.7%。

反过来假设有些人运气奇差,连续30 年每次都在当年的最高点入市,他们的年均复合回报率是10.6%。在一年的最低点和最高点投资所产生的回报率差别就这么多。

还有一些人在每年的第一天入市,这么做的年均复合回报率是11%。抓住最高点和最低点的概率几乎是零,可人们却投入了大量的时间试图摸清市场的走势、应该在一年的哪个时点买入。这么做太不值得了。

PBS:难道他们就买入并持有吗?

林奇:如果他们有信心,并且不着急用钱,他们就应该买入、持有,然后在市场下跌的时候,加仓。如果每次市场下跌10%,你都加仓,你的回报将比11%的平均值高。

人性在过去5000 年里一直没变,人们的情绪还是在贪婪与恐惧之间摆动。市场上涨的时候,大家都不担心。一旦市场突然有个风吹草动,人们就开始紧张。

——PBS 对彼得·林奇的采访,1996年,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原文链接: https://www.pbs.org/wgbh/pages/frontline/shows/betting/pros/lynch.html

AdSense简单优化

AdSense(Content.ad)优化,无非就两方面:广告的位置/尺寸调整,广告(文字)/边框的颜色调整。别小看,这两个方向有时一点小小的调整,可以让收入数倍增加。特别是当展示流量特别大的时候,更是要注意。

基本原理就是,将流量平均分配给不同的两个广告,展示几天后,看看那个效果好。这些都在Adsense账号里面可以完成。 Continue reading